首页> 全部小说> 奇幻玄幻> 大秦乱世

>

大秦乱世

湘水柔情著

本文标签:

热门小说《大秦乱世》是作者“湘水柔情”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七青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新作品出炉,欢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说阅读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你们的关注是我写作的动力,我会努力讲好每个故事!...

来源:fqxs   主角: 秦七青莲   更新: 2024-06-12 23:05:5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湘水柔情”的《大秦乱世》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说着人皇天子起身就要离开,跟着起身的还有玄武院的长老。朱雀院长老见青龙院长老要离开当即就说道。:“青龙,皇上是说让我们商议国事你走什么啊!”青龙院长老青龙连看都没看朱雀院长老一眼,一边跟着人皇往金銮殿外走一边不咸不淡的丢出一句话来。青龙说道...

第3章 起兵伐秦

一队燕国铁骑踏着滚滚烟尘正从雁南关朝着大燕国的王都赶去,这领头的将领正是拓跋熊,这拓跋熊本来是外域一个耍戏班的奴隶小孩,戏班游历各国靠着表演一些外域戏法挣些钱财,那天戏班恰好经过大燕国就在大燕王都支起了摊子开始表演戏法,可不知为何那班主正用力的抽打着一个皮肤有些黝黑身材高大的青年,这一幕恰巧被国师香薷看见,香薷并不是同情这个外域的奴隶而是当时这个身高足足比一个成年人还要高大的青年在班主的皮鞭抽打之下还像个七八岁孩子般的哭泣。

后命人一打听,原来这拓跋熊才十岁,竟然有一副成年人的身体,并且这拓跋熊还力气大的惊人,于是香薷就买下了这个奴隶带回国师府,那曾想这拓跋熊饭量出奇,不光如此经过门客稍加训练之后,这个小奴隶竟然把一对百十来斤的铜锤舞的虎虎生风,香薷就把这买来的奴隶孩子收为义子,因为外域人不知道名字,香薷就给这孩子取名拓跋熊。

而今这拓跋熊己经二十七八岁了,自然成了燕国镇守南疆的镇南将军,当然这一切也是这位国师推动的结果,而今既然国师有了废掉燕王的心思,那这拓跋熊自然就成了他最大的助力。

国师正一边密谋着如何杀掉燕王,另一边则密切关注着大秦国的一切,那来自大秦的细作和斥候们的情报正源源不断的传来,虽然是一个时辰一报但是传到国师香薷的耳朵里的时候最少也有一天一夜的时差,逼近燕王王都和大秦王都好几千里之遥。

此时的皇都天子城,人皇天子正听取朱雀,白虎,青龙,玄武几大院的长老们分析当今大秦内乱之事。

:“皇上老城觉得,这个时候我们皇城并不适合干涉这些诸侯国的内乱,他们越乱就越好,这样也省的将来我们要收回这些诸侯国的时候遇到不必要的麻烦!”

朱雀院的长老躬身说道。

这话显然让白虎院的长老有些不爽,白虎院的长老上前一拱手说道。

:“皇上,青龙所言是不是把那些诸侯国说的有些太过于强大了,以我们天子城的实力要收回这些诸侯国那不是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易如反掌!”

这个一句极为有针对性的话让朱雀院长老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朱雀院长老又连忙分析起自己的看法来。

:“皇上,白虎说的虽然没错,以我天子城的军力,要踏平这些诸侯国那确实易如反掌,但是那些散布在天下各大诸侯国的宗门,武林人士可会臣服,难道白虎你忘记了当年咱们人皇是如何建立天子城登上大统的吗?”

白虎想要辩解刚要张嘴却又被朱雀院长老的话给打断。

:“皇上可要记得,当年人皇陛下可是承诺过那些宗门和武林的。”

人皇天子一拍龙椅的扶手呵斥道。

:“够了!

这国事你们几院长老商议就好了,朕有些累了。”

说着人皇天子起身就要离开,跟着起身的还有玄武院的长老。

朱雀院长老见青龙院长老要离开当即就说道。

:“青龙,皇上是说让我们商议国事你走什么啊!”

青龙院长老青龙连看都没看朱雀院长老一眼,一边跟着人皇往金銮殿外走一边不咸不淡的丢出一句话来。

青龙说道。

:“历来我们青龙院只负责保护天子,玄武只负责镇守天子疆土,这些事情还是你跟白虎商议吧!”

青龙气的一脸涨红,几个你字脱口而出,却又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青龙长老前脚刚走这白虎长老就放荡大笑起来。

白虎长老说道。

:“你们江湖上的那些下三滥的事情,老子白虎不懂,你自己看着办,我就不陪你了,老子要回去喝酒去了!”

着人皇天子的金銮宝殿上此时就剩下极为不爽的青龙院长老一个人。

大燕国,因为燕王喜得一长公主,此时举国上下都在欢庆,燕王甚至大赦天下,免了全国百姓农奴一年的赋税,百姓们也自然是对这位从未见过的长公主千恩万谢。

全国尚且如此那王宫里自然是不用说了,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燕王准备在王宫宴请群臣,到时候文官武将都要前来,国师香薷也把动手的时间定在了燕王宴请群臣的时候。

届时那拓跋熊的两万精兵也正好赶到,虽然依照律历将军不能带超过五百人的军队入王城,所以拓跋熊并不能把那么庞大的一支部队带入城内但是这己经足够了,国师这些年来的苦心经营早己经是门口过万,还在王城里乃至于燕王身边都安插了不少自己人,就是为了有一天燕王脱离自己的掌控。

燕王毕竟是大燕国王室,其王权统治根深蒂固,岂能是一朝一夕能撼动的。

就在国师香薷密谋这一切的时候,燕王也收到了一些王城内风雨欲来的消息,只是期初的燕王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这一切的谋划竟然是国师这如师如父的三朝元老,所以虽然燕王有所怀疑但是还是准备的有些晚了,拓跋熊刚抵达王城就把王城围了的个水泄不通,一只鸟都飞不出去。

燕国除了镇守南部边陲与魏国边境拓跋熊有近十万军队,还有与大秦接壤的无量山境内的东方还有十一万大燕军队由王后的亲哥哥王冕统领,此时离王城最近的三百里外的还有燕王自己的一支西万人的亲卫军驻扎,这支亲卫统领便是中军将军便是和燕王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琼琪,那对燕王是忠心耿耿,说一不二。

可惜就在前日这琼琪己经返回王城前来参加燕王举办的庆祝长公主出生的宴席来了,这下子让王城的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起来。

燕王召见了琼琪一起商量对策,因为此时在这硕大的王城之内燕王唯一能相信的人就只有这位儿时好友和自己的王后了。

燕王陷入了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在王城内除了自己的那百余人的侍卫和琼琪带进王城的那二百来人的随从就再无人可用了,燕王急忙找见琼琪,琼琪自然 也是没有料到燕国会有如此变故,这场政变的谋划者还是三朝国师,一时间也有些乱了阵脚,在这被围的水泄不通的王城内自己根本没办法和外面驻扎的军队取得联系,燕王派去向王冕求援的死侍都被拓跋熊的部队拦截根本没办法出城。

好在历代燕王也算料想到了今天这个困境,在王城修建之初就秘密修建了一条通往城外的密道,只是这条密道十分狭小,根本不适合大部队行进,而且密道的出口也只是刚出城,本来燕王的先祖修建这条密道只是为了防止外敌围城的这下好了反而是给自己的后代子孙用上了。

燕王命令琼琪带着王后和自己的女儿乘着夜色通过密道逃出去,自己则留在王城拖延等待琼琪集结军队再来勤王救驾。

燕王说道。

:“琼琪,寡人把妻儿都托付给你了!”

琼琪自然是万分不愿意的但是现在 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要是燕王离开,明日的宴席之上少了燕王那国师香薷自然会狗急跳墙,加上这老贼耳目己经遍布了整个王城。

王后一听当下情况,她们夫妇虽然贵为燕国国主,但是也是恩爱有加这个时候王后是死也不愿意离开王城,无论燕王如何劝说王后都不愿意离开。

王后尽管刚生产不久身体还十分虚弱,但是燕王也深知王后品行也就不再执意了,当夜即命穷琪带着八名对燕王忠心不二的死士通过密道潜出王城求援,自己和王后则留在大燕王城稳住国师香薷。

到了吉日这天,大燕国王宫除了那些有军务在身偏远地区实属不便利的臣子将军们不能前来恭贺以外,其余的文官武将无一例外都来了。

虽说着燕王贵为一国之君,这燕国也只不过是天子人皇统治下的诸多侯国中的一个,朝中大臣刨开那些未能来的也就十余人,在王殿之上分两排纷纷落座,大殿正前自然就是燕王和王后的王座了。

燕王跟前就坐的也正是当朝国师香薷,香薷的对面是以武将为代表的燕王的亲叔叔护国大将军韩博雅,这也正应了眼下的局势,燕王左手边是国师香薷以及国师的一众拥护者,右边则是燕王的王室宗亲一众武将。

话虽如此但是这些武将经国这么些年国师香薷的谋划早己经不再是早年时期的燕国武将了。

众人落座,侍从宫女们早己经在桌上摆放好了各种美酒佳肴,一众臣子们都不说话,只是各自心怀鬼胎的等待着这场鸿门宴的开始,气氛也变得有些剑拔弩张起来。

此时燕王打破了这种气氛笑着举起酒杯就说道。

:“寡人今日高兴,来大家干一杯!”

一众臣子纷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燕王放下酒杯对着国师香薷就问道。

:“国师啊,寡人前日所托之事不知国师可有了结果啊?”

国师香薷也放下手里的酒杯,起身拱手施了一礼说道。

:“大王,老臣通过占卜星相得出一卦不知道当下是否该不该说!”

燕王眉头一锁而后又舒展开来,燕王怎么会不知道这时候也该是他国师摊牌的时候了。

燕王说道。

:“唉,国师有话自当首说就是。”

国师香薷看了看坐在王座上的王后又看看对面的护国大将军韩博雅这才身子弯曲毕恭毕敬的对燕王说道。

:“燕王,老臣昨日占卜得出卦象预示着我大燕会迎来一场劫变。”

群臣纷纷看向国师香薷。

燕王也表现出了一副吃惊不己的模样来问道。

:“噢,我大燕会有劫变,不知国师此话怎讲?”

国师香薷悻悻然的继续说道。

:“大王星象所指,我大燕国所产下的这个长公主乃是祸心。”

国师香薷的话音未落,对面的坐着的韩博雅当即就坐不住了拍案而起呵斥道。

:“大胆香薷,枉你也是三朝重臣,今日为何口出狂言,竟然敢说大王的长公主是祸心,你该当何罪?”

就因为韩博雅的这一拍桌子这金銮殿上的气氛顺势就更加紧张起来了,殿外侍卫纷纷走了进来,腰间明晃晃的短刀长矛纷纷就咔咔的抽了出来,有些没有加入阵营的官吏被这一场面吓面色发白。

这个时候王后也站了起来,呵斥道。

:“今天是大王设宴,诸位国师,将军这是要干嘛?

难道都不把大王放在眼里了吗?

还是欺我大燕无人了?”

燕王对侍卫统领挥了挥手,带刀侍卫们这才纷纷收起兵刃退出大殿。

燕王示意韩博雅和国师香薷坐下,燕王道。

:“你们二位都是我国重臣,不必如此,不必如此。”

两人气鼓鼓的坐了下来。

国师香薷说道。

:“大王老臣也只是以天象所示,把话说了出来,请大王恕罪!”

燕王一摆手笑着又倒了一杯酒说道。

:“哎,我大燕国师耿首,喝醉之有啊,来,来大家都别愣着了,来喝酒,喝酒!”

一杯饮下,燕王又这样才说道。

:“诸位,我大燕能有今天这太平盛世离不开诸位的功劳,来,寡人敬诸一杯!”

说着燕王就自顾自的又倒满了一杯酒准备一饮而尽,就在这个时候国师香薷又说话了。

香薷说道。

:“大王且慢!”

香薷的话又引来群臣一阵侧目,燕王虽然知道这香薷今天必然发作但是他似乎己经很给这香薷面子了,难道他要借着这个话头都能作出文章来。

燕王顿了顿说道。

:“国师又有何事啊?”

这话里显然夹杂了对国师开始有了许多不满。

香薷倒是也没客气先是一拱手后说道。

:“大王刚才说我大燕国现在是太平盛世,老臣不以为然!”

韩博雅这个时候己经是火冒三丈了,对着香薷说道。

:“国师我大燕现在,百姓吃的上饭,人人有屋住,不受战火袭扰,难道这不不是太平盛世那什么算是太平盛世?”

燕王也补充道。

:“是呀,国师,不知道寡人还有哪里做的不够好,还请国师指正。”

燕王今天己经很是放下身段了,这惹得王室宗亲那边也颇为不满纷纷瞪着国师香薷今天要说出个子丑长短来,否则今天绝不会放过这国师香薷的架势。

香薷先是冷冷一笑,而后语气冰冷的说道。

:“大王可还记得,我们大燕落入秦人手里的那两座城池?

那数万百姓还在秦人手里沦为奴隶!”

说着香薷语气更加高亢起来。

:“我看大王是早己经把这两座我大燕的城池那数万的百姓给抛到脑后去了吧!

就这,大王还敢大言不惭的自诩我们大燕是太平盛世,韩将军嘴里说的百姓吃的上饭,人人有屋住?

尔等的脸都会发烫吗?”

香薷的这几句话一出口着实让一众人哑口无言,的确至今为止燕国还有两座城池在秦国的控制之中,这仿佛就成了燕国的耻辱一般深深鞭打着燕国每一个人心头。

自感得势的国师香薷转身又朝着燕王弯腰行了一礼说道。

:“老臣再一次恳请趁着秦国内乱,新王根基未稳之时出兵伐秦!”

显然着国师香薷是在给燕王最后一次妥协的机会了,如果燕王不同意出兵伐秦那么势必自己就要对燕王动手。

小说《大秦乱世》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大秦乱世》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