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小说推荐> 他认定我是穿越女

>

他认定我是穿越女

傅沉著

本文标签:

小说推荐《他认定我是穿越女》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傅沉阿宁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傅沉”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我爱了傅沉三年,他也恨了我三年。他认定我是个穿越女。“你让她回来,让她回来啊!”用尽各种手段,想将我驱离。可我明明就是我啊。最后,我终于如他所愿,死在他的手上。他却声音颤抖,“错了,我弄错了……”......

来源:qwwrkbd   主角: 傅沉阿宁   更新: 2024-04-12 23:25: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完整版小说推荐《他认定我是穿越女》,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傅沉阿宁,是网络作者“傅沉”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他说,“周女士,您的脚需要好好休息,问题不大,但我在您的血液里检测到了一种成分,是治疗精神分裂的药物。”“这个药物您服用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剂量,否则很容易昏睡。”我愣住。“医生,您会不会弄错了?我精神很正常啊,从来没有用过这些药物...

一夜白头


10

然而我没有见到傅沉。

在坐了差不多一小时后,我因为口渴,喝了面前的咖啡。

晕眩传来,再睁开眼睛时,我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

我的手脚均被银质金属铐住。

五颜六色的线几乎贴满全身,额头上有一根白色的线,连着高电频仪器。

我看着白大褂们在忙碌穿梭,心中一惊,这像是一个实验室?

“你们是谁?要做什么?”

一个年老的白大褂听到我的声音,停下手中的药剂,毕恭毕敬地开口。

“语薇小姐您好,我们是傅先生的专属研发团队。”

知道是傅沉的团队,我心中放心了些许。

毕竟傅沉固执地认为我就是他说的阿宁,他理智的时候,并不会伤害我。

“那你们要做什么?”我不解,总不至于傅沉抓我,就是做个体检吧?

白大褂看向我的目光,有些许同情,“语薇小姐,傅先生说,只要能实验成功,且不伤害您的生命情况下,我们可以用任何办法。”

他指了指手上的仪器,“这是我们从江氏集团新购入的特殊仪器,专门针对人体意识体研发,可以有效地刺激人体的大脑潜意识层,若您的体内真的有另一个……”

白大褂斟酌着用词,“意识体,只要您承受不了疼痛陷入昏迷,另一个意识体或许就会出来掌控身体。”

“过程确实会让常人难以忍受,您见谅下,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我只觉得全身冰冷。

对傅沉的喜欢,一寸寸在消散。

11

“我要见傅沉。”

我沉下声,尽管每次跟傅沉解释,他都不听,可我总归要再试一次。

能好好活着,我并不想被虐死。

“抱歉。”白大褂摇头,“傅先生说了,因为他看不了您顶着阿宁小姐的身体,遭受电击的模样,所以,这段时间,他不会出现。”

我的心沉入谷底。

“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

还没等我思索好对策。

白大褂略含歉意地开口,“抱歉,开始了。”

大脑顿时如同千万小针一起刺入,又像是有人拿着锥子在我的脑壳里疯狂搅动。

无法抑制的疼痛席卷了我全身,我面色煞白,冷汗淋漓。

生理性泪水倾斜而出,泪眼朦胧间,我精神开始恍惚。

耳边叽叽喳喳的。

“仪器数值高了,快到病人的疼痛阈值了!”

“还在涨!”

“主任,要不要关停一下?这个阈值已经到界限了,病人可能会有精神失常风险!”

之前的那道声音再次开口,“傅先生说了,这个意识体精神失常没关系,只要活着就行。”

话音传入耳内,一时之间,我分不清心脏跟大脑,哪个更痛。

“疼痛阈值出现红色警报!主任,再不关,病人可能会活生生痛死过去!”

“赶紧关!傅先生若是知道阿宁小姐有生命危险,会动怒的!”

仪器关闭,但余痛仍在,我昏了过去。

12

再次醒来,我是被电击神经痛醒的。

脑袋仿佛就要裂开,我痛得喊叫时,却发现发不出任何声音。

年老白大褂像是看出我的疑惑,出声解释道:“周小姐,傅先生说怕您疼痛时候哭喊过多,影响声带,所以让我们给您暂时注射了麻痹喉咙的药物,这个药物24小时后就会消失。”

他竟狠心至此。

哪怕我对傅沉还有一丝爱意,此时此刻,也被他亲手尽数拔除。

我闭上眼,第一次后悔跟傅沉相遇。

疼痛阈值再次来临时,白大褂已经很有经验地关闭了仪器。

我又一次昏睡过去。

第三次电击时候,不过片刻,仪器警报便已响起。

耳边传来他们的惊呼声。

“怎么回事?这次是才刚开启啊!”

“连接脑电波的仪器有反应了,快,告诉傅先生,可能真的有效,周小姐的脑电波变动了,奇怪,应该另一个意识体会出来接管啊,为什么脑电波这么弱?”

13

我讶然地打量周围的一切。

若非脑袋里还残余着疼痛,我以为是在做梦。

可这是哪里?

当我看清附近的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时,我下意识想逃。

却又觉得哪里不对劲,我收回脚步,这才发现,前面的人并不是傅沉。

不,也是傅沉。

但此刻的他,似乎,比如今的他,看上去年轻稚嫩的多。

我穿越了?

他看到我,紧抿着唇,踉跄从我身边经过,却并不寻求我帮助,孤傲地像漠北的野狼。

我当然不会主动去救会在几年后如此伤害我的人。

反正他有手有脚,可以自己去找医生。

就在我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却看到傅沉爬上栏杆。

我瞳孔一缩,他要自杀?

来不及想其他,出于救人的本能,我小跑过去,死死抱住他的腰。

“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啊?不要跳河啊!”

年轻的傅沉比如今瘦弱,加上他又受了伤,我抱住他后,他一时之间挣脱不开。

他原本苍白的脸色染上绯红。

“你这女人,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快松开!”

“我不!”我做不到见死不救,咬紧牙关,直到双方都力竭,跌坐地上。

“你这女人力气真大。”他虚弱地开口,抬眼看我,随即又快速别开脸去。

“喂,把衣服扣好!”

我这才注意到,大概是因为刚才动作,衬衫扣子碰掉了,露出大片肌肤。

我手忙脚乱扣好,但我原本尴尬的脸色,在看到傅沉红得像熟透了的虾一样的脸时,一扫而光。

年轻时候的傅沉居然这么纯情?

或者,这个害羞的少年,并不是傅沉?

我试探着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夏迟。”

14

我长吁一口气,不是就好,否则我还要在恨意跟救人本能之间纠结摇摆。

我挣扎着起身,拍拍少年的肩膀,“走,姐姐带你去包扎。”

他不动,漂亮的黑眸警惕地看着我。

“你这个女人,为什么对我好?有什么目的?”

我一巴掌PIA到他头上,“没大没小,动不动你这个女人,叫姐姐。”

“靠你这个女人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夏迟捂住脑袋,嘟囔一句,却也听话地站起身。

我带夏迟包扎好后,准备送他回家。

他低垂着头,声音闷闷的。

“我没有家。”

“我从小就没见过我爸,后来,我妈也跑了。”

“是邻居奶奶抚养我长大的,但前几天,她也去世了。”

“邻居奶奶把她的房子留给了我,让我好好生活,她去世后,一下子冒出来好多她的亲戚,要收回她的房子,我不争。”

“可他们说,奶奶抚养了我这么多年,我应该把我妈留给我的房子补偿给他们,所以他们将我,赶出来了。”

他琉璃一样的眸子里,漾着细碎的黯淡的光。

像是既想活下去,可又迷茫无措。

我更加确定,他不是商场上谈笑间让人破产跳楼的傅沉了。

看着少年如同林中小鹿一样的眸子,我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一拍胸口,“不怕,姐姐罩你。”

我说到做到。

后来,我替他解决了那些算计无底线的人。

替他去学校撑腰。

“阿迟无父无母怎么了?他的人生是他选择的吗?人家没有父母教,长得高帅学习还好,还懂事,不比你们这些兔崽子有教养优秀?”

“班主任老师,我是阿迟的姐姐,我们阿迟很敬重您,这次我本来想把他受到校园霸凌的事情,曝光给媒体,也是他拦着我。”

“可我希望没有下一次!”

我带他去学搏击。

“给老师那么说呢,是软硬兼施,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上。”

“你得强大,让任何人不敢惹你!”

少年眼眸发亮,第一次喊我,“姐姐,我听你的。”

15

他越来越黏我。

终于有一天,夏迟对我告白了。

十八岁的他吹掉我买来的蛋糕的蜡烛,手指无意识地摩梭着衣角,似是终于鼓足勇气。

“姐姐,我很喜欢你很喜欢你,我也考上A大了,我以后会更优秀的,你,可不可以当我女朋友?”

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被我咽下。

少年的眼眸里,是毫无杂质的喜欢,弥足珍贵,让人怦然心动。

他还在那自说着,“姐姐你拒绝我也没关系,我知道我还配不上姐姐,但是你相信我,我……”

我轻轻地点头,打断他,“嗯。”

尔后,我踮脚,在他的唇边浅浅印下。

那一瞬间,夏迟整个人都僵住了。

我好笑地看着他呼吸都停住,“笨啊,我又没堵住你的唇,你屏住呼吸做什么?”

紧接着,反应过来的夏迟两眼迸射出巨大的惊喜,他抱住我,激动地连续转圈。

外面阳光透过窗户倾洒而入,夏迟小心翼翼地捧着我的脸,像是易碎的珍宝。

“姐姐,你是我的光。”

可他不知道,他也是我的光,医治了我被傅沉伤的千疮百孔的心。

16

这个暑假,夏迟带我去下河捕鱼。

我会故意在要输的时候装作摔倒,看他慌张跑过来时,一把将他的鱼桶倒翻。

他装作可怜巴巴地叹息,我心软凑过去安慰时,他又趁机偷吻。

“一桶鱼换一个吻,我很赚。”

我感冒时候,他不眠不休一直守在旁边。

怎么都赶不走。

我尽量装出凶巴巴的样子让他去休息,他眼泪就一颗颗掉了下来。

“姐姐,你就让我在旁边吧,我担心你。”

我拗不过他,半夜醒来时,他还在给我用温毛巾擦手心。

心刹那柔软成一片。

直到这天。

夏迟又带着我出去玩,路过公园,他看到一只流浪狗,兴冲冲地问我,“姐姐,你看这只狗狗,是黑白两色的,我们取个名字好不好?就叫彩虹糖吧,好听吗?”

我先是笑。

脑海里有什么快速闪过。

夏迟摸够了狗,又窜到我面前,作势要摸我的脸。

“姐姐,你到现在都不肯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也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

他自顾自地说着,“就叫阿宁吧。”

“常喜乐,常安宁。”

我问他,“夏迟,你知道你爸爸姓名吗?”

夏迟似乎很不愿意提及他爸,但还是回答了我。

“嗯,我妈其实离开之前,让我去找我爸的,说我爸是很有钱的富商,叫傅德。”

对上了。

傅沉的父亲,就是傅德。

这个时候的他,应该是还未被傅家找回,所以没有改名。

巨大的悲伤将我攫取。

原来,傅沉心目中的白月光,竟是我自己。

我爱上了十八岁的傅沉,傅沉遇到我的时候,爱上的却是未来的我。

17

“脑电波有反应了,有了有了。”

“傅先生,您别急,意识体很快就能醒来了。”

我再次睁眼时,对上的,是傅沉胡子拉碴的脸。

他见我睁眼的瞬间,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阿宁?”

十八岁的夏迟给了我最热烈的爱。

二十六岁的傅沉给了我蚀骨的痛。

我轻笑,“傅沉,我是周语微。”

我看着他眼底的光,骤然熄灭。

18

我以为会再遭受电击,却被放了出来。

并不是傅沉良心发现,而是白大褂苦劝道:“周小姐的脑电波仪器显示,如果再进行一次电击,极有可能陷入永久昏迷,不能再尝试了啊。”

我不想我哥担心,特地住到了另一套房子,想等恢复好后去找我哥。

可我哥还是知道了,他打听到傅沉在游轮上出席宴会,怒不可遏要找他算账。

我听到消息的时候,立时赶过去。

正看见傅沉指示人,将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我哥扔出去。

一旁的江秀阻止道,“傅总,得罪了您,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

“给他身上绑个绳子,悬挂个把小时,涨涨教训。”

她曾经追求我哥几年,爱而不得,她恨上了我们全家。

傅沉没有立刻答应,江秀眼波流转,“傅总,我们江氏最近又新联系了国外的一个仪器方,据说成功率极高,您若需要,我把联系方式给您。”

傅沉再无犹豫,“你们照江小姐的主意办。”

他们将我哥推出去悬挂,江秀却一个踉跄,撞到了其中一个负责绑绳子的人。

我眼睁睁看着我哥,双手被反绑,跌落海里。

“哥!”

他不会水啊!

19

我扑到栏杆处,傅沉第一时间拦住我。

“周语微,你发什么疯!”

我一巴掌狠狠扇过去,怒意铺天盖地。

“傅沉,我真后悔在你十八岁那年救了你!”

“救你,还不如救彩虹糖!”

他愣神间,我不管不顾地跳了下去。

我听到傅沉胆颤的声音,“阿宁!”

有人在我身后跳下,但与我无关。

我哥怕水,我必须尽快救他。

可我忽略了我的体力,几次电击,我身体现在极为虚弱。

我只觉得我的腿脚,愈发无力。

直到最后,我闭上了眼睛。

20

这次醒来时,入眼的,却是我的身体。

她躺在地上,浑身湿透,紧闭着眼,面前,是同样湿透的傅沉。

他按压我的胸口,又对我人工呼吸。

而“我”毫无反应。

我看向我的手,近乎透明。

原来这次,是死了啊。

我被救上来的那刻,其实就已经停止了呼吸。

傅沉却足足给我做了几小时的心脉复苏。

他不肯接受我死去的信息。

他抱着我,红着眼眶,声音颤抖:“错了,我错了啊……”

“阿宁,求你醒过来,醒过来好不好?”

21

我哥被救上来后,他吐出一大口海水,清醒了过来。

他看到了傅沉怀里的我,跌跌撞撞跑过来,探向我鼻翼的手都在打颤。

几秒后,他捂住脸,无声地呜咽着。

良久后,我哥两眼通红,揪起傅沉的衣领,重重地挥了一拳过去。

傅沉嘴角立时渗出血迹。

他挥手制止保镖们,两眼空洞苍凉,“让他打。”

“是我对不起阿宁……”傅沉的声音里,透着无边的悲凉,“我亲手害了她……”

“差一点,我就可以跟阿宁共度余生了啊,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认出她啊?”

傅沉又笑又哭,不知过了多久。

他突地吐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22

“傅先生只是太过悲伤,并没什么问题,好好休养几天就可以了,只是这几天绝对不能再刺激他了。”

医生安抚着傅家人,又叮嘱几句后,离开了病房。

傅沉醒来时,只看到我哥站在他面前,冷冷地盯着他。

“傅沉,我在我妹的房间里,看到了给你的一封信。”

傅沉原本死寂的眼里,出现了一抹神采,“给我。”

我哥没有动作,傅沉略微沙哑的声音带了丝恳求的意味。

“好吗?”

我哥将那信甩在傅沉前面,“别以为我是好心,傅沉,这封信,呵。”

傅沉缓缓抚平上面被我哥捏出的痕迹。

须臾后,“啪嗒”。

泪珠滴落。

那封信,写了我跟夏迟的所有过往。

写了我其实是语微,一直都是语微。

“所以,其实,你一直都在我身边,是吗?”

“是我没认出你,我都对你做了什么啊?啊!”

傅沉泪水决堤。

他只觉得,疼到一句话都也说不出口。

23

再后来,出了几个新闻。

江氏集团项目部负责人江秀,竟然就是江氏集团总裁私生女。

算是豪门的江家,没过几天后破产。

据说是得罪了京城傅家。

而傅家掌权者傅沉,将事业全权转交给其他人后,再也不见踪影。

有人说他去进修了,也有人说他四处寻找高人。

看过他的人并不确定,因为,谁不知傅沉清俊雅致,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可偶遇到的那人,尽管面容极像,却是一头白发。

我哥将院子里的葡萄树施了肥,铲子一扔,就地而坐。

“妹啊,我把公司关啦。”

“傅沉给我塞了很多资源项目,我都给回绝了。”

“我本来是很恨他的,所以故意拿你的信去刺激他。”

“但我也没想到,他。”

我蓦然想起夏迟看着我,认认真真说过的那句话。

“姐姐,我想跟你白头到老。”

我哥还在那絮絮叨叨,“傅沉说啊,他本可以跟你到白头的……”

风吹过,花瓣飘落一地,也不知是谁的叹息。

小说《他认定我是穿越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认定我是穿越女》资讯列表: